1. <dd id="zrafm"><u id="zrafm"></u></dd>
    2. <label id="zrafm"></label>
      <output id="zrafm"></output>
      “云南白藥藥用植物園”于2013年自主籌建,園林占地100余畝,園內按照植物生長屬性設12個分區,展示有1000余種植物,其中600多種有藥用價值,并涵蓋彝、壯、藏、傈僳、傣、苗族等民族用藥及國家瀕危珍稀植物60余種。植物園旨在開展藥用植物種質資源的收集、選育和研究同時,向社會提供一個集藥用植物多樣性展示、科普教育、中醫藥文化服務于一體的示范區域。
      商業物流是現代化生產與銷售的重要紐帶,相較于其他物流體系,藥品物流尤顯嚴苛。公司旗下的云南省醫藥有限公司物流中心,是按照藥品新版GSP標準設計建造,可儲存貨物60余萬件,建有藥品冷庫3000m3,支持數萬個品規的藥品及醫療器械倉儲配送作業。云南省醫藥有限公司是云南銷售規模排名同行業第一的醫藥商業企業,與國內外知名醫藥廠商建立了良好的合作伙伴關系,為云南全省數千家各級各類醫療機構、藥品零售連鎖企業及藥店提供醫藥商品配送服務。
      100年前一瓶白色粉末助民族戰士保衛家國,100年后藍色牙膏護13億國人口腔健康。同是這一紙神秘配方,一直默默守護著中華國民的生命與健康,無論以何種方式,無論時代怎樣變遷,她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陪伴我們,而她的改變也終將在歷史中留下記憶。1933年落成于昆明金碧路上的3層西洋建筑,讓云南白藥進入手工規模化生產和銷售的時代。之后至1970年由周恩來總理指示云南白藥建立了屬于自己的專廠,云南白藥進入工業生產時代,2011年云南白藥集團整體搬遷至昆明呈貢新區,此次搬遷公司產能得到再次升級,從此云南白藥開啟了智能化生產新征程。
      “新白藥·大健康”是種態度,健康的產品需要一個健康的環境締造,秉承人與自然之和諧,云南白藥集團行政辦公區依山而建,通過自然地勢形態變化打造有人工湖、植物園等自然生態景觀,形成與自然為一體的園林式辦公環境。位于總部區域的赭紅色建筑是云南白藥行政辦公大樓,由荷蘭DHV公司設計借鑒西方建筑元素,融合中華民居特色建成,大樓為不規則矩形,不僅最大化利用空間,還完美與周圍環境融合,兼具觀賞和實用價值。云南白藥將繼續秉承“傳承不泥古·創新不離宗”的理念,全力踐行大健康戰略,努力構建社會友好型企業為消費者提供更多優質的產品和服務,用實際行動回饋社會。
      2011年10月云南白藥整體搬遷,開啟又一段新征程,我們秉承重規劃、重工藝、重產能、重生產的宗旨,打造現代化生產制造中心,裝備國際化設備,用將心專注于產品一流品質。在新建的云南白藥生產制造中心內有19個藥品劑型,48條生產線,能完成300余個品規的藥品生產工作,一分鐘可創造4.6萬元產值,是目前國內最先進的綜合醫藥健康產業園之一,實現了與國際水平的全面接軌。同時,我們也接受消費者監督,開放參觀通道,歡迎消費者走進白藥,一起來聆聽機械手臂敲打出地華麗樂章。

      活動開放時間每周五

      14:00-16:00

      地址:昆明市呈貢區云南白藥街3686號

      揭秘|老照片記錄80年前白藥得過這個獎
      1935年12月,曲煥章萬應百寶丹在云南省提倡國貨委員會國貨展覽會上獲得特等獎。曲煥章在《云南新報》上刊登感謝啟事。新中國成立后,曲煥章遺孀繆蘭瑛在人民政府的幫助下,積極從事百寶丹的生產,1951年10月,“曲煥章萬應百寶丹”在西南區工業展覽會上展出,受到群眾的歡迎,獲得了西南區工業展覽會甲等獎狀。1979年11月,茶花牌云南白藥榮獲國家優質產品金質獎章之際,人民日報社出版的內刊《市場》刊登《云南白藥的來歷》一文,繼1979年起,1984年、1990年,云南白藥共連續三次獲得國家質量金獎。圖片來自本司檔案室
      白藥最早的旗艦店——曲煥章大藥房落成
      1930年,四川瘟疫流行,老百姓服用百寶丹后,很見奇效,百寶丹銷量大增,曲煥章和他的百寶丹如日中天。1931年他辭去東陸醫院職務,專心經營藥房生意,并在30年代初將地址由南強街遷往金碧路,用40萬滇幣修建了一個五個鋪面、三層樓高的氣勢恢宏的“曲煥章大藥房”,開始規模化生產和銷售曲煥章萬應百寶丹。1933年春,曲煥章大藥房落成,各界名流均送匾題詞。云南省主席龍云贈“針膏起疾”匾,國民黨元老胡漢明贈“白藥如神”匾,楊耿光贈“百寶丹系百藥之王”,金漢鼎贈“撐骨散為專藥將軍”。大藥房門前掛有兩米高的長聯,抒發了一個中草醫藥家的雄心壯志。長聯是:三千界異草奇花,靈豈一藝,竟無第二神農遍嘗度世;四十年安爐立鼎,丹成百寶,自有壁雙才秀普濟生民。11月19日,曲煥章當選為云南醫師公會主席,12月10日正式就職。在任職期間,曲團結廣大醫藥界同仁,積極組織醫學研究、學術交流活動。注:云南白藥在1927年—1955年期間叫做“曲煥章萬應百寶丹”。
      云南王唐繼堯說它——藥冠南滇
      1924年1月26日,昆明市政公所核準發給曲煥章草科醫士執照,曲煥章在昆明正式開設傷科診所,開始準備大批量制造瓶裝百寶丹,附上仿單公開出售,由于療效顯著,用法簡便,很受歡迎。當時由于軍伐混戰,傷員傷兵劇增,主治刀槍創傷的百寶丹大派用場。一般軍醫治療槍傷用紗布塞填,換藥時要把紗布拉出來,傷員痛苦不堪。曲煥章的治法卻不痛苦,只將傷口洗凈,撒上百寶丹,一個月便好。如有子彈在里面,便加用撐骨散,過些日子,彈頭會自己滑出來,傷員們紛紛要求用百寶丹醫治。將士出征、百姓行腳,都以攜帶一瓶百寶丹為最大安慰。就在這一年,百寶丹銷往四川、貴州、廣東、廣西等省。1925年,曲煥章因用百寶丹治愈了云南都督唐繼堯部下吳學顯的斷腿,得到唐繼堯賞識,唐繼堯聘曲煥章為東陸醫院滇醫部主任兼教導團一等軍醫正,并親題“藥冠南滇”匾額。
      白藥奇緣之白藥更名百寶丹
      得到趙詠泉扶持,曲煥章在通海一時間名聲大噪。1918年起,白藥也從紙包裝改為八厘米高的長形瓷瓶裝,并附上仿單銷售,以方便病人。經好友撮合“娶一通海小星,有利于世居通海,更有利于醫藥事業發展……”,不久,曲煥章在通海又續娶繆蘭瑛為妻,先后育有一子三女:曲嘉瑞、曲翠林、曲竹林、曲惠林。1922年,曲煥章考慮白藥的名稱和市面上好多藥名字雷同,如蘇打胃粉與各種西藥都與白藥混稱,他給白藥另起一新名“百寶丹”,意思是白藥像太上老君煉丹那樣九轉百煉而成。曲煥章在行醫的實踐過程中,非常注重一些古書未記載的民間草藥,以及民間應用這些草藥的寶貴經驗,并親自嘗試、探索各種草藥配合之后的變化和用途。他借鑒云南彝族傳統的醫學經驗,通過自己親身實驗,除百寶丹外,還制作出不少療效顯著的丹、散、酒、膏等各類藥品,如虎力散、撐骨散、保身藥酒、跌打藥酒、止血散、萬應華羊膏等。1902年,白藥發明之初并沒有為其命名,因顏色為白色,所以民間就叫它“白藥”。1922年,取新名為“百寶丹”,寓意此藥像太上老君煉丹一樣九轉百煉而成。1927年,曲煥章經過反復研究和驗證,使白藥“一藥化三丹一子”分別對應不同的癥狀,之后便更名為“曲煥章萬應百寶丹”。1955年,在曲煥章去世多年后,其妻繆蘭瑛于將“曲煥章萬應百寶丹”的配方貢獻給國家,并正式定名為“云南白藥”,1956年起由國家批準正式生產。
      云南白藥與抗日戰爭不可不說的故事
      九?一八事變后,日本對東北三省的大規模侵略,強烈地震動了中國社會,一些群眾性的抗日救亡運動很快在全國許多城市和村鎮掀起,抗日熱浪一潮高過一潮。白藥創制人曲煥章先生心系祖國,情牽于民,用捐贈百寶丹(即云南白藥)的實際行動來報效祖國。1931年曲煥章上書中央黨部道“倭奴暴動,侵我疆土,喪我國權,擄我錢財,痛聞之余,無不毛發俱指!章僻處滇南,心存濟世,平生精制各種作戰之槍刀諸藥,能有起死回生之功,已為中外人士所推許。此次對日宣戰,章愿竭盡心力,盡其義務,以表區區愛國之熱忱,而惟作戰之將士以善后。倘蒙驅使,愿效全力。”著名抗日將領張學良也曾致電昆明商會,電稱:“該市醫師曲煥章報效百寶丹九千瓶,以供抗日軍用,愛國心長,殊堪嘉。倘俟有需要,再行電達索寄。”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大后方云南各族人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在抗日救亡運動這股洪流中,曲煥章滿腔愛國熱情熱血沸騰難抑。九月的一天,云南人民熱烈歡送國民政府60軍北上抗日,曲煥章帶領藥房全部伙計,對凡經過店門口的60軍官兵都發一瓶百寶丹和一張仿單,共捐出3萬瓶百寶丹。1938年3月,60軍開拔到山東一帶參戰,在臺兒莊戰役中60軍官兵英勇頑強,許多將士負了傷,立即外敷內服“百寶丹”,后又沖鋒陷陣。在激烈的戰斗中,“百寶丹”醫治好了許多傷員的重傷,挽救了他們的性命,使他們能夠堅持戰斗,給予日軍重創,取得了抗日的重大勝利。連日本媒體也不得不承認:“自九?一八與華軍開戰以來,遇到滇軍猛烈沖鋒,實為罕見。”曾經給云南省主席龍云擔任過侍衛長的朱希賢,當年在臺兒莊戰役中,對白藥有了親身的體驗:傷口負得太重,拿出自己的白藥灑上一點。白藥灑上去以后,包扎起來,兩天傷口就愈合了。差不多每個人都把白藥看成至寶,救命的至寶。1939年,華僑黃鐵魂報名參加南僑機工回國抗戰,在7月份慘烈的長沙戰役中,他的腿被敵機炸傷,至今他尤其記得受傷后使用云南白藥“真是好”。百寶丹因藥效如神,是滇軍的“隨身三件寶”之一,滇軍神威也令百寶丹名聲大振,百寶丹為抗日戰爭做出了卓越的貢獻。注:云南白藥在1927年—1955年期間叫做“曲煥章萬應百寶丹”,民間簡稱“百寶丹”。原文鏈接
      云南白藥前世今生——初創
      父母雙亡他,原名曲占恩,后改名煥章,字星階,清朝光緒六年(1880年)出生于云南省江川縣趙官村一個農民家庭,上有三個姐姐,出生時家境殷實,有良田七余畝,三大間有樓瓦房。其父曲宗周為其起名占恩,希望兒子沾上祖恩,長大成人,干一番榮宗耀祖的事業。欣喜之余,曲老倌不免為兒子的以后發起愁來,為防他人欺凌,守住家業。夫妻兩人想來想去,終于想出一個辦法:將十歲的三女兒托媒許給本村的袁舉人家的長子袁槐,日后也好有個照應。誰知天有不測風云,曲煥章還不到七歲,曲宗周夫婦就舍下親生兒女相繼亡故。1889年,袁舉人聽說曲老夫妻倆去世,連忙趕來,幫著把喪事辦了,并把三姐接到家中。不久,給兒子和三姐辦了婚事。曲煥章由祖母撫養,不時到三姐夫家生活。拜師學醫1892年,十二歲的曲煥章來到袁家跟隨姐翁袁恩齡學治傷科,在姐夫袁槐帶領下學習配制萬應丹及傷科用藥的粗淺知識,并在袁家父子的指點下,學習一些治療傷痛的技巧,幾年下來,他熟練掌握了治傷技能。初試醫術1896年,由袁家托媒操辦,曲煥章娶周官村犁鏵匠之女李惠英為妻,成家后開始獨立生活,憑借在袁家學到的一點治傷技能,給偶爾上門求醫者治傷。因曲煥章是孤兒,學東西格外上心,加之他天資聰穎,到1898年上門就醫的病人日益增多。于是,曲煥章就開始自己采購藥材,并教妻子加工配制萬應百寶丹和其它傷科用藥。凡有傷者,有求必應,耐心醫治,直至痊愈。附近龍泉村有一姓鄭的人家,新近買了一匹性子暴烈的馬,不聽馴服,一天它突然掙脫繩子,一口將主人家小兒子的腿咬傷了,家人請了好多醫生都治不好,聽說曲煥章擅長治外傷,便請來給小孩醫治,曲煥章用瘡癰敷擦之劑,沒幾日傷口就痊愈了,這樣一來,大家便對其另眼相看。又有一次,本村的一個小孩上樹摘櫻桃,不小心摔了下來,腿跌斷了,請了好多醫生也沒治好,他們又請來曲煥章。曲煥章先給小孩腿上敷上一些草藥,敷至十多天讓腿部消腫,然后取出碎骨,又敷上草藥,不久即能下床行動。無人就醫時,曲煥章就背著藥物到附近村鎮出診治傷,積累了一些藥理方法和治傷經驗,成為了江川一帶小有名氣的傷科醫生。創制白藥在此期間,曲煥章游歷滇東北、滇西北、四川、貴州一帶,這些地方山多林深,盛產草藥。他采制的草藥多用來防治練武中的跌打損傷、傷骨淤血等,主要是外用,這段游歷經歷為其創制云南白藥奠定了基礎。曲煥章游歷過程中每到一處,都拜訪民間草藥醫生,探求各種丹方秘劑,采集各種草藥,但凡所聞所見者,總要尋根究底,跋涉艱難險阻而不畏懼,不斷總結和創新。他以彝族民間用藥為基礎,吸取馬幫行醫時的用藥經驗,同時學習和繼承中國傳統醫學知識,借鑒李時珍《本草綱目》和蘭茂的《滇南本草》等中醫藥經典著作,博采眾長,遍嘗百草,經過多年的反復試制、改進和驗證,于1902年創制了“云南白藥”。原文鏈接
      © 2018 All Rights Rserved 云南白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資格證書:滇C20130001
      版權申明 隱私保護 滇ICP備05002333號 滇公網安備53011402000286號 技術支持:奧遠科技
      白藥官網
      返回頂部
      949电影网949_949电影